大茗狗砸

新娘

         边伯贤觉得应该重视一下对儿子边小盐的教育了。
         起因要说到几天前,边伯贤难得有空去幼儿园接儿子放学。
         远远就看到自家儿子站在幼儿园大门前,一手攥着一支雪糕,另一只手牵着一个女孩的手。
         边伯贤感到不大对劲,绕到边小盐身后,放轻步子慢慢靠近。
         然后就听到边小盐诚恳地说:
         "我给你买雪糕,你以后就当我的新娘。"
         边伯贤苍老的脚步再也没能迈出。
        后来,边伯贤问边小盐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自家儿子很坦率地回答:
         "我喜欢她啊。妈妈说了,对喜欢的女孩就要让她当自己的新娘。"
         路边公交站点旁有两个穿着初中校服的学生。个子高些的男生不停说些什么,旁边的女生止不住地笑。
         现在的学生告白已经不会说做我的新娘了吧?
         边伯贤心里这么想着。这男生和他当年简直是一个样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在刻意逗女生笑,见女生开心自己也跟着乐。
         即使是当初的他,应该也不会说这类话吧?
         不对。
         边伯贤转回视线,注视着前方的红绿灯。
          有些事,没必要再追究了。
          回到家,没看到小盐像往常一样守在电视前。问厨房里的孩子妈,说是今天心情不好,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里。
         边伯贤认为自己身为父亲,有必要关心一下儿子。也没管当事人的心理,门也没敲就进了小盐的小卧室。
         边小盐正窝在床上,缩成一团。
         边伯贤努力表现得亲和体贴一些。他掰过儿子的头,问:
         "小盐同学,你怎么了?"
         边小盐郁闷地说:"她说她妈妈不让她做我新娘。"
         边伯贤一听就明白了。感情他儿子到现在还惦记着那个女孩呢。
         边小盐丝毫没感受到他爸的内心波动,小嘴一瘪马上就要哭出来。
         边伯贤真不会安慰人,勉强安慰了儿子几句就离开了。
         其实不止是因为不知该怎么面对儿子的悲伤。
         他想起来了。
         "我总觉得不是第一次见你。"
         那些当初没能回想起来的记忆。
         "你真的没印象吗,张艺兴?"
        当初和小盐妈妈的婚礼上,他卖力地应酬,好像真心实意地欢喜。
         他并不是欢喜,也没有心痛。
         新郎新娘上台时,他牵着她的手,决心要全心全意对她好。到那时他都很好。一个人也很好。
          到站上台,和新娘对视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有些后悔了。
          突然就想起了一个人。
         大家都说新郎新娘喜极而泣。边伯贤默默牵起了新娘的手。
         他结婚了。
         其实幸不幸福,并不那么重要。
         这么多年了,边伯贤很少再去思考自己是否幸福。
        幸福的标准是什么?
        他不知道,但又隐隐约约认为自己似乎是不幸福的那一类。
         可这么多年过下来,他真的,知足了。
         而一些事,就不必再提了。
         就比如,婚礼上念誓词时,边伯贤在心里默念"张艺兴"。
          再比如,边伯贤还是个四岁小孩时。
          "张艺兴,你长得很好看!我很喜欢你!"
          小狗狗边伯贤诚恳地对小咦兴说。
          "做我的新娘吧!"
          小咦兴也觉得,边伯贤长得真好看啊,自己也很喜欢他。那就同意吧!
          那时的他们,还没感觉让一个男人当自己的新娘有什么奇怪的。
         

眼病

   6.就
         那一次回去后,郑秀妍在她的书包里发现了一些东西。
         是荣姨悄悄塞进去的用纸包起来的人民币。
         还有另一个夹缝里,金泰妍放进去的书签,本子,明信片。
         7.好
         等到亲戚们走后,郑秀妍回到房里,拿出课本来准备正经复习一下。可没过多久又放弃了,烦躁地取出手机来,打算去补点番。
         才点进去一个视频,没过三秒又退了出去。
         最后郑秀妍干脆关掉了app,猛地将头埋进枕头。由于刚刚上过药的原因,眼睛并不难受。
         可是心里却因为眼睛的平静而瘙痒难耐。没有习惯的痛痒,平静反而会使她更加难受。
         去找泰妍吧。
         她抬起头来,拿过手机登上微信。泰妍一定是不在线的,但她还是打了一串话给她发过去。
         "那什么,泰妍啊,我今天就不去看你了。"
         "对不起啊,你自己要好好过。"
         "什么时候,你来看看我吧。
         8.了
         年少时,郑秀妍喜欢过一个人。
         待她反应过来时,感受到的只有眼病一样的瘙痒难耐。
         金泰妍知道这些,她默默地陪着郑秀妍,听她诉说着。
         等到她说累了,她就去为两人准备饭菜。
         留她一个人时,那种不知何处传来的瘙痒更加明显。
         郑秀妍缩起身子,钻到她们一起写作业的那张书桌下。她啃咬着手指,捶打自己的眉骨,但痒止不住地肆虐。
        真的很难受啊,该怎么办呢,现在。
         "秀妍。"
         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饭好了,来吃饭吧。"
          是泰妍啊。
         眼里又有些液体溢了出来。要赶紧擦掉,不能让泰妍看到啊。不然又要被她唠叨了。
         "秀妍?呀!你怎么在桌子底下?"
         "嘿嘿,因为想你了。" 
         9.其实
         孤零零地坐在街旁那个椅子上时
         无意间拿起玻璃杯喝水时
         望着对面的镜子时
         轻轻地落在耳边的音乐声中依然有你
         10.我想
         金泰妍其实也有过一段感情。对方是她最好的闺蜜。
         郑秀妍刚知道这件事时,并不诧异。毕竟那是她最熟悉的金泰妍啊。
         但是,金泰妍有了喜欢的人啊。
         金泰妍再和郑秀妍一起睡时,不再与她聊动画,聊明星,而是金泰妍在讲述她的恋情。
          突然感受到眼部袭来的异样。郑秀妍正打算起身去拿眼药水,却听到金泰妍突然说:
          "其实啊,秀妍,我身边还是你最了解我。艹,有时候真感觉交个女朋友还不如有个妹妹。"
          原本打算动弹的身体一顿。
         不同于金泰妍,郑秀妍的恋情无果而终。
          可是那又怎样,郑秀妍有金泰妍啊。
          "秀妍。"
          "嗯?"
          "你是不是眼睛又难受了?"
          "……你怎么知道的?"
          "呀!你果然是又难受了!怎么又不说出来!"
          "呀!难受的明明是我啊!为什么打我?!"
         11.你啊
         心里空旷得难受,郑秀妍决定出去散散步。
         一来到街上,郑秀妍就又忍不住搜寻起来。
         其实她知道,她要找的人是永远不会找到的。
          眼睛又疼起来。糟了,忘了带眼药水了。郑秀妍捂着眼睛想。
         突然,她看到一个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大概是七八岁的年纪吧,扎着松散的辫子,婴儿肥的脸颊。
         看到郑秀妍的异常后,小女孩好奇地望着她。
         郑秀妍感到呼吸都很困难了。
         小女孩也不怕生,主动上前问郑秀妍:
          "姐姐,你很难受吗?"
          怎么会这么像啊……
         "啊!姐姐你,你是哭了吗?"
          "不,我很好。"郑秀妍擦擦流出的眼泪,复杂地看向小女孩。
          "小朋友,你能帮我做件事吗?"
         小女孩认真地点头。
          "你就对我说一句……秀妍,难受怎么不说呢。"
          "秀妍啊,难受怎么不说呢。"
         12.
         这几年来,郑秀妍一直不肯去墓地,大家都认为她是伤感母亲的去世。
         荣姨却认为郑秀妍是个坚强的孩子。她在与人回忆几年前金泰妍去世时,总要提到郑秀妍。
          她说两个孩子是从小玩到大的姐妹,泰妍出车祸被送到医院的那几天,郑秀妍片刻不离地守在医院里。直到泰妍去世,也没见郑秀妍哭过。
         这些话郑秀妍也听到过。她总是一笑了之。心脏麻痹的某些部分只会随着眼病发作而略有感觉。
          金泰妍去世后,郑秀妍还是经常拜访荣姨。在荣姨同意后,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金泰妍的房间里。
          金泰妍的气味,金泰妍随地丢的垃圾,金泰妍制造的床单皱褶,都在一天天消失。
          郑秀妍喜欢钻到那张书桌下,紧紧地缩成一团,等待着眼病发作。
          痒,眼睛很痒啊。
         郑秀妍咬紧牙关。明明眼药水就随身装在口袋里,但是她不用,任由瘙痒肆虐。
         真的很难受啊。该怎么办呢,现在。
          郑秀妍打开那瓶眼药水,但不是滴在眼睛里,而是胡乱涂抹在脸上,直到涂完了整张脸,又把剩余的药水撒向身上。
         一瞬间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燥热的空气仿佛将两人挤压在一起,即使没有眼药水也能心安的郑秀妍。可是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只能在狭窄的空间里痛苦地抽搐着,企图用空间上的挤压感来填补内心的空旷。
         那时候金泰妍和郑秀妍总是挤在同一张床上睡觉,金泰妍总是先睡着的那个,因为郑秀妍经常眼病发作,痒得她睡不着觉。金泰妍知道后就刻意晚睡,观察郑秀妍的反应。郑秀妍怕吵到金泰妍,即使难受也不说。金泰妍总能察觉到,然后就会一边给她滴药一边唠叨。
          每当打开记忆的大门,对金泰妍的记忆向郑秀妍走来,总是像眼病般疼痛欲裂。
         13.
         其实在金泰妍刚去世后的某一天。
         郑秀妍正从便利店往家走,迎面走来一对情侣,手挽手,煞有其事地幸福着。
         噫,一股子恋爱的酸臭。
         紧接着,路边一个骑变速车的学生飞速而过。
        渐渐的,三三两两的人向她走来,又各自去了不同的方向。
         郑秀妍突发奇想,或许,或许,自己能在这些人之中找到自己想找的人呢?
          于是她放缓脚步,挨个向路过的行人看去。有些人奇怪地瞧着她,她也不在意,只是一心一意地找着,好像她真能找到一样。
         眼睛又开始痒了。
         郑秀妍甩甩头,仿佛这样就可以抵过难受。
         有一个声音在喊。
         呀!郑秀妍!
         郑秀妍两腿发颤,再也迈不出去。
         难受了怎么又不说呢!
         好,好,我说……
          "泰妍啊……我难受啊……"
          没有声音。
         没有那个一边唠叨一边给自己滴药的人。
         郑秀妍此时才崩溃。她这才意识到,金泰妍再也回不来了。
          如果你当时在场,你会看到一个少女坐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着。
         你可能会好心问她发生了什么,但她应该没法回答你。她哭得太凶了,什么也听不到。
         如果你也失去过重要的人,那你应该会理解她。你会明白,她今后要过上日复一日相同的生活。
          都是没有那个人的生活。

眼病

1.我
         街上有那多么行人。男人,女人。
         可是没有一个人是郑秀妍要找的。
         这几年来,郑秀妍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街上行走时,时刻注意着遇到的行人,试图发现自己要找的人。
         即使自己视力不好,也还是坚持着。有时候把人家盯奇怪了,就不好意思地点个头,尴尬地转开视线。
         其实郑秀妍不止是视力不好,她还有眼病。有时候眼睛瘙痒起来,十分难受。即使如此,她也还是瞪着眼睛寻找着。
          2.不好
         "秀妍啊,你还醒着吗?"
          郑秀妍闷闷地应了一声,身边的人就开始叹起气来。
         "眼睛又难受了?"
         "嗯。"
         金泰妍匆忙起身,熟悉地从床边柜子里拿出一瓶眼药水来,耐心地给郑秀妍滴药。
         边滴边抱怨:
         "难受怎么不说呢。"
          热,闷热。郑秀妍突然感到空间如此狭窄,燥热的空气像是要挤压她们,弄得她喘不过气来。
          金泰妍边将药水收回抽屉,边嘱咐郑秀妍:
         "眼药水就放在柜子里,要是又难受了就来拿。"
        "嗯~"
         郑秀妍撒娇地应了一声,依偎在金泰妍身边一副要入睡的样子。其实她肯定是很难入睡的。
          尤其是在金泰妍身边的时候。
         3.你
         今天郑秀妍也在街上寻找着。
         虽然没有找到她要找的人,但意外遇到了一个长相极其清秀的女孩。那个女孩就像只小鹿一样,散发着清澈的气息。
         这女孩长得挺符合金泰妍的审美。郑秀妍想。
         这么想着,那个女孩突然朝她看过来,人畜无害地向她微笑。
         这就有些尴尬了。郑秀妍不好意思地朝她笑笑,沉默地溜走了。
         如果是金泰妍的话,或许会大大方方地回以那个女孩微笑。真的是,没皮没脸啊。
         郑秀妍这样想着,不自觉就弯起了嘴角。
         4.还
         金泰妍和郑秀妍是表姐妹。从小一起在乡下老家玩泥巴,一起去各个亲戚家蹭饭吃,一起看CCTV14长大。
         郑秀妍5岁那年,她的妈妈,也就是金泰妍的小姨,去世了。
         这之后,金泰妍妈妈经常接郑秀妍去她家。两个小孩睡一张床,一块背着大人偷偷用电脑看日本动画。每当金泰妍听出自家妈妈踏在楼梯上的高跟鞋的声音,就立刻关掉电脑,带着郑秀妍做出一副认真写作业的样子。
         看着金妈妈毫无察觉的样子,两个小孩相视,神秘微笑。
          郑秀妍家里穷,有一段时间甚至交不起水电费。郑爸爸就把她送到金泰妍家。两个小孩挤在一张桌上写作业,小小年纪作业多得却能铺满整张桌子。郑秀妍写不下去,就拉着金泰妍东扯西问。
         这些书签挺好看的嘛。
         哦,我同学送我的。
         这个本子也挺好看的。啊!是兵长的!
         嘿嘿,那天我去书店看到了,就买了回来。
         唔。还有银他妈的明信片!
         哈哈哈[此处大妈笑],你说巧不巧,那家店就剩一盒银他妈了,结果被我碰上,买回来辣!
        郑秀妍心里不大高兴了。金泰妍总是有很多好看好玩的东西,可自己因为家里没钱,想着不让爸爸心累,从来没有要过什么喜欢的东西。
        为什么自己不能和金泰妍一样呢?郑秀妍很委屈的想。
         那时候,郑秀妍的心愿就是成为金泰妍。
         5.在
         今天是清明节,各路亲戚又聚集在一起,准备着一会儿去墓地祭拜死者。
         郑爸爸本来想叫郑秀妍去给郑妈妈磕个头,但一如既往被拒绝了。
          郑秀妍抗拒去墓地。
         在亲戚们面前自动切换成冰山模式,淡淡地应酬着。就是这副样子曾经被金泰妍吐槽故作高冷,结果是她以"大妈笑"回击了回去。
         咝。
        眼睛又开始瘙痒。可是现在不好走开去拿眼药水,于是郑秀妍就这样强忍着,比刚才多了些蛋疼的表情。
         痒,真的很痒啊。
         突然身边走来一个人,郑秀妍连忙打招呼:
         "荣姨。"
         荣姨点点头,略显疲惫地微笑着:
         "秀妍啊,最近在学校里好吗?"
         郑秀妍使劲点头:
         "好,我很好。"
         "你今年,也不去墓地看看吗?"
         郑秀妍心像被揪起来,努力平静地回答:
         "我就不了,最近要考试,还有很多东西要复习。"
         其实都是借口。
         "哦,那你好好学习吧……你,不去见一下泰妍吗?"
         还是很痒,怎么能痒得这么难受。
         郑秀妍努力维持着正常的表情,但还是控制不住将眼睛转向别的方向来缓和这种感觉:
          "啊,泰妍啊,泰妍……我……"
         郑秀妍突然不说了,因为眼里突然溢出些液体来。
         这次病发得这么厉害。
          荣姨见了,慌忙去找眼药水,边找边责备她:
          "你这孩子,难受怎么不说呢。"

                                   无书
[十二]
         郑秀妍之于金泰妍是个神奇的存在。金泰妍说不上来怎样会想她,怎样不想她。大概会在手机上看到名侦探柯南时想到那是郑秀妍喜欢看的,到美食街逛时想到这是郑秀妍常来的地方,经过走廊时想到或许不知什么时候郑秀妍就会出现在这等她的那群朋友,和黄美英出去逛街时突然想不知道郑秀妍这个时候在做什么。
         今天也是,不知道触动了哪里,金泰妍又在想郑秀妍。
         去看她的空间,看到她发了一条说说。
         "不如我们重新认识?我叫郑秀妍。"
         好啊,我也想和你重新认识呢。
         金泰妍想,如果能重新认识的话,她一定会改掉别扭的性格,真正成为郑秀妍的朋友。她会把疏远之后自己发现的新奇好玩的事都讲给郑秀妍听。她要告诉郑秀妍自己对她那个与真人不符的第一印象,告诉她那个梦的结尾,告诉她其实她很喜欢郑秀妍叫她泰古,她能叫郑秀妍毛毛吗?
         郑秀妍肯定会问为什么是毛毛。
         当然是因为你从前那头非主流卷毛啊傻囧呆。
          哦,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要说。
         那就是。
         金泰妍最喜欢看到郑秀妍笑。
[十三]
         其实别看金泰妍一个人闷骚地想了那么多,该过自己生活的时候她还会过。
         人都应该向前看啊。
         小学毕业时,同学们转发各种肉麻的说说。金泰妍肯定不会做这些的,郑秀妍也是。
        郑秀妍还很个性地在毕业前一天发了一条说说。
         我不知道明天拍毕业照时我会不会哭。如果会的话我也不会掩饰。但我不会为此停住脚步,我会坚强地走向新生活。你们也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而已,总归是要散的。人也该向前看的。
         生命中的过客吗?
         金泰妍匆匆看了一遍就没敢再看。她没有点赞,她也不想点赞。
         她总觉得不该是这样,她从心里抗拒郑秀妍说的。她觉得郑秀妍从前说的都对,唯独这次不对。
         可是现在,金泰妍需要用郑秀妍说的"错误"的话来开导自己,让自己别再想她。
         金泰妍很想问问郑秀妍。
         你看我想了你这么长时间,我这么想你啊。这只是过客吗?如果我会想你一辈子的话,你还会认为我们只是过客吗?
         你会偶尔想起我吗?
[十四]
         那之后,郑秀妍又被金泰妍淡忘了一段时间。
        然后。
        又被想起了。
        这次是有原因的。
        这周正好要进行期中考试。金泰妍的考号被分到郑秀妍在的那座教学楼,与她所在的班级隔一个班。
         站在走廊上和一个同学边聊天边复习课本,等教室里的那位班主任讲完话好让外面等着入考场的学生进去。
         不会和她偶遇吧?
         没那么巧吧。
        金泰妍自嘲地笑笑,转而和身边的同学吐槽教室里的那个班主任话真他妈多。
         其他班的学生陆续结伴去向各个考场。不知道哪个学生走得太急,把金泰妍手里的书撞在了地上。
         金泰妍抽疯地尖叫一声,连忙蹲下去捡她的课本。几个要过去的人自动避开她,好像根本没注意这个慌乱地捡课本的人是谁。
         金泰妍看到了。
         那是郑秀妍。
         她捡起课本站起身,笑骂那个撞了她的人。
         她觉得郑秀妍应该看到她了的,但是她就这样走了。
         在她狼狈起身后留给她一个笔挺的背影。
[十五]
         这件事后,金泰妍又开始想念郑秀妍。周末的时候一个人在家用手机听陈奕迅的最佳损友,看歌评看到泪目。
         她开始觉得郑秀妍说的是对的了。很多人都是生命中的过客而已,总归是要散的。
         她要学会放下郑秀妍了。
[十六]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时。
         金泰妍最近又想起郑秀妍了,特别想特别想的那种。
        

                                       无书
[四]
         金泰妍真的是很想郑秀妍了,可是她没办法啊,她只能跟黄美英说。
         毕竟已经不是那种能缠着她聊到半夜的关系了。而自从把qq更新以后,她和郑秀妍的那些聊天记录也不见了。
         周末在家躺尸的时候会想郑秀妍。这样的话金泰妍就去偷偷翻她的空间,不点赞,也不评论。
          郑秀妍最近在和黄美英班里的一个男生交往。那男生在年级里挺有名的,因为混。
           但郑秀妍现在也混。像金泰妍这样的普通学生管他们那群人叫"社会的"。
         金泰妍挺讨厌"社会的",但她不知道自己讨不讨厌郑秀妍。
         只是会在看到她的最新动态,偶尔在学校里遇到她,看她不穿校服打扮个性和一群言语下流的男女混在一块时,感到落寞?冷淡?排斥?
         金泰妍不知道,她只能装作没看到郑秀妍,拉着黄美英赶紧跑开。
        啊,这么说来,上一次在教学楼里遇到郑秀妍,金泰妍本来想随意地和她打个招呼的。
        可是郑秀妍没有看她,而是抱住了一个小个子、涂着口红的女生,两个人一起说说笑笑。
         春天还没完全来到啊,空气依然是冷冷的。可郑秀妍和她的朋友还是刻意挽起裤腿,漏出脚踝,张扬着。
         金泰妍在对于郑秀妍上,很多问题都不肯定,但有一点她很确定。
          郑秀妍烫的那头卷发真他妈难看。
[五]
         金泰妍要剪短发了。
         她知道不久前郑秀妍也剪了短发。金闷骚觉得这是个机会。
         她看了许多颜文字,斟酌着选哪一个才显得亲近随和又不会让人尴尬,艰难地选定了一个哭泣类的后将早就想好的话化为文字给郑秀妍发了过去。
         郑秀妍没有回她。
         金小泰放下手机。早就困倦得不行,就为了把这条信息给郑秀妍发过去再睡觉,现在发完了,也该睡了。
         没关系,金小泰相信郑秀妍一定会回她。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金小泰起来打开手机,就看到郑秀妍回复了她。
         哈哈哈你要剪短发?
         祝你性福🌝。
         金小泰笑成大叔样,赶忙回复了她。
         妈的我就是要剪。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头毛我也不要了🌚。
         不一会郑秀妍回复了她。
         珍重🌝。
         金泰妍继续回复她,可是郑秀妍再也没回过一句话。
         算了。
         其实这样也足够了啊。
[六]
         金泰妍有时候会觉得是自己做错了。
         说到底,她和郑秀妍疏远这件事也不能怪郑秀妍,她也没有必要非要和金泰妍亲近啊。
         金泰妍是有错。她不喜欢郑秀妍的那些朋友,不喜欢她现在的行事作风。所以在看到她和她的那些朋友在一起时,会故意装作近视看不到她。
         然后就会见她走近了说。
         泰古~你眯缝眼干什么?
         慢慢地,郑秀妍不会再走近了,她会在远远看到她时反射性地叫一声"泰古"。但是金泰妍一定会装作没看到没听见。
         后来,郑秀妍连泰古也不叫了,她会在看到她时很平淡地说一句。
         哎,金泰妍啊。
[七]
         金泰妍难得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了郑秀妍。
         其实这段时间,她对郑秀妍的想念已经渐渐淡去,她自以为已经放下了。猝不及防梦到了郑秀妍,貌似还和她在梦中上演了一场爱恨情仇?好像还是什么韩国女子组合来着。
         要是郑秀妍知道自己梦到了她,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啊。
         金小泰不自觉地大叔笑。
         其实在以前,金泰妍也梦到过郑秀妍一次。
         那时还是在小学,她们还是朋友,上课会不顾老师脸色聊的不亦乐乎。金小泰有什么好玩的事都会跟郑秀妍说。要是自己不经意说了什么好玩的笑话逗得别人哈哈大笑,但是郑秀妍没能听到,她就好好地记着,希望能讲给郑秀妍听。
         她希望自己能让郑秀妍开心到笑成囧呆。
         有一天金小泰做了个噩梦,梦里爸爸妈妈都自杀了,她成了一个孤儿。悲痛的金小泰回到学校跟郑秀妍哭诉,说。
         郑秀妍,我成孤儿了。
         郑秀妍一脸震惊,震惊之余不忘安慰一下金小泰。
         金小泰想到今后自己可能要流浪街头了,她怕啊,可是好像没有人会养她。梦里的她不知哪来的勇气,问郑秀妍。
         郑秀妍,以后我可以和你一起生活吗?我一定少吃少喝洗臭袜子,你能收留我吗?
         梦里的郑秀妍居然不嫌弃那个哭成傻逼,说的话也傻逼的小傻逼,很温柔地揉小傻逼的头。
         可以啊,我养你。
[八]
         当金泰妍第二天把这个梦告诉郑秀妍后,梦里温柔的郑秀妍又笑成了囧呆。
         金泰妍也跟着大叔笑。她当时最开心的事,就是能把郑秀妍逗笑了。
         哦,对了,金泰妍没跟郑秀妍说梦的最后,郑秀妍说要养金泰妍的事。
         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郑秀妍笑了啊。
[九]
         金泰妍再想起来这件事时,突然很好奇那个梦后来怎样了。
         记得好像在郑秀妍说"我养你"之后就结束了。
         金泰妍更加抓狂了。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后来怎样了啊,说不定她从那之后就抱上了郑秀妍的大腿走向了人生巅峰啊。虽然要洗臭袜子。
         但是,但是,真的很怀念可以每一天都见到那个人,听她叫自己"泰古",因为她笑而开心的那段时光啊。
         自那以后,金泰妍再也没有费劲心思地逗某人笑,再也没有因为谁的囧呆脸而开心半天了。
         也没有人叫她泰古了。
         完了。金泰妍想。
         她又开始想郑秀妍了。
[十]
         金泰妍实在忍不住时,就会把这些跟黄美英讲。
         黄美英是她升入初中后交到的朋友。像是金泰妍人生的第二个奇迹,她遇到了黄美英,在性格还是放不很开的时候被黄美英看穿了本性,很快就成了朋友。
         受黄美英的影响,金泰妍也渐渐开朗话多了。黄美英是金泰妍最好的朋友,但是有一些感受是再也没有了的。
        所以,如果你要让金泰妍谈谈她的朋友,她会说。
         黄美英是金泰妍最好的朋友。但金泰妍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朋友。或许现在也不能算朋友了。
         胸闷得难受。金泰妍刚想给黄美英打"渐行渐远"这个词过去的时候,输入法突然出现一句她从来没打过的话。
         渐行渐远渐无书。
         金泰妍心里顿时一惊。
          输入法是因为见证过她们从许多个聊不完的话题到现在再发个表情都嫌尴尬的经历,才会让她看到这句话吗?
[十一]
          即使和黄美英聊过,那种胸闷的感觉也没有消失。
         黄美英也许不能理解为什么郑秀妍之于金泰妍这么重要,但金泰妍很清楚。
         郑秀妍是一个炒鸡炒鸡好的人啊。
        小学时开元旦联欢会,每个同学都带了大包零食去,只有金泰妍两手空空。
        问她为什么,她只能坦诚回答。
         没钱。
         她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没人会说那我们一起吃吧。
         郑秀妍有钱,她买了一大袋零食,每次拆开一袋都要先给金泰妍。
         吃了没几袋,她说。
         我不吃了,都给你了。
        金泰妍其实是极震惊感动的。可她不会说话,反应又慢,只能呆呆地说"谢谢。"
         你看啊,郑秀妍这样的人怎么不好?

       
        

                                       无书
       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
                                                    ——《最佳损友》
[一]
        金泰妍最近又想起了郑秀妍,特别想特别想的那种。
        金泰妍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郑秀妍,只是一想起就变得不可收拾。
        关于郑秀妍的故事要说到很久以前了。那时候,金泰妍还是一个内向阴郁的小孩,成绩差,没什么朋友,被同学欺负。直到四年级调班,换了不同的班级,不同的同学,也还是这样。
         还记得分班的第一天,新班主任给大家排好了座位,选了几个好学生当组长。但是金泰妍一如既往地走神,结果就是并没有听到管辖她的组长是谁。到给组长交作业的时候,金泰妍小同学方了。
         无路可走时,金泰妍鼓起勇气问坐在旁边的一个男生。
         我们的组长是谁啊?
         郑秀妍。
         金泰妍懵了。其实在她之前的班里也有一个学习好的女同学叫郑西妍,很巧地那个女同学现在仍和她在同一个班里,但是她俩的座位相隔甚远。不可能是她吧?
         那男生应该看出了金泰妍的疑惑,向她指了指他们的组长。
         正安静坐在座位上的郑秀妍。
         郑秀妍当时的座位真的是太好了,夏日的阳光正好透过窗口无遮无挡地洒向她。她不说话也不笑,显得难以接近。
          金泰妍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她本来就内向,匆匆忙忙地把作业交给郑秀妍就走了。
          其实她在想。
          刚刚她说"郑秀妍"的时候,很尽量地礼貌了语气,让自己显得友好,给人一个好印象。
          可那个人略带疑惑地看向她。
          也没说一句话。
[二]
           初次见面的经历,让金泰妍感觉郑秀妍是个寡言的人。
           事实上,她错了。
           郑秀妍开朗洒脱,善于交际,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种人。金泰妍在她所处的世界里看不到自己。
           金泰妍依然是从前的自己,独来独往,沉默寡言,也会被身边的同学吐槽无趣。
           现在的金泰妍觉得,那时的自己,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不那么想郑秀妍。
           现在的金泰妍,也一直没明白一个问题。
           她不知道和郑秀妍熟络起来这件事是好是坏。
           可那时的自己也还是幸福的吧。因为有了一个喜好相投,可以一起聊得不亦乐乎的朋友。
            多好啊。
[三]
            和郑秀妍成为朋友的契机是因为座位。
             班主任排位时把成绩不好性格内向的金泰妍调到了郑秀妍旁边,金泰妍至今还觉得那个班主任是有用意的。
              当然也不是一调到一起就一见如故相见恨晚。金泰妍最开始仍旧是很少言语,但郑秀妍话多健谈,偶尔金泰妍也能接个梗,破天荒地开个玩笑,就会看到郑秀妍笑成囧呆。
               真正进一步发展的原因,大概是,金泰妍写的同人文。
              当时金泰妍由于一不小心开启了言情小说的大门,也就跟着一并开发了她从未见光的写作天赋,接连多次被语文老师当堂夸奖,写的作文也得过报社的奖品。
              当时班里一个高帅高帅的男同学和隔壁班的一个女生传绯闻,小孩子们又喜欢起哄,于是这事就在班里闹得沸沸扬扬。
              金泰妍也是一个小孩子啊,也可能是因为,想有一个和郑秀妍多些交流的借口。当大家边吵边记今晚的作业时,金泰妍假装不在意地戳戳郑秀妍,笑得很猥琐地说。
              我要写那xx(高帅男同学)和xx的同人文,今晚qq发给你。
              郑秀妍一脸兴奋又好笑,不可置信地说。
              金泰妍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啊。那你写吧,一定要给我看啊。
              金泰妍内心兴奋到转圈,但她没有表现出来。一回到家没有先准备语文老师交给她的比赛征文,而且着手起来那篇,同人文。
               最后她兴冲冲地给郑秀妍发过去,被郑秀妍大大赞赏了一番。那一晚她们聊了很久,金泰妍也仿佛一下子话多起来活泼起来似的,表情颜文字发个不停。
               郑秀妍还向金泰妍撒娇要把她的大作发到班级群里,软磨硬泡终于说动了金泰泰。把金泰妍的同人文发到群里,还很亲切地叫她"泰古"。
               泰古泰古,其实泰古深藏不漏啊。
               泰古,现在在跟我发消息的是真的你吗?
                hhhhhhhhhh傻x!